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>>文史资料
文史资料信息
完颜希尹传略
发布日期:2012-7-28 13:34:14  浏览12171次

 

杨治钟

完颜希尹家族墓地,位于舒兰小城镇东北5公里处的,是我国东北地区为数不多的金代遗存之一。墓地依据墓葬的分布,划分为5个墓区:东沟为1234墓区,西沟为5墓区,总面积136360平方米。墓前大都有成对的石人、石羊、石虎、石望柱等石雕刻物。墓室结构多样,有石棺墓、石函墓、石室墓、砖室石椁木棺墓等。2墓区埋葬着八百多年前金国开国元勋、女真文字创始人、左丞相兼侍中完颜希尹。

完颜希尹概述

完颜希尹生于1075年,去世于1140年。金朝代国公完颜欢都之子。其曾祖父完颜石鲁率本部族居于安出虎水源(今黑龙江省阿城市东之阿什河)投奔完颜部。(《金史》卷68页)完颜石鲁与金昭祖同时同部同名,大有相见恨晚之感,交情甚笃。金昭祖和石鲁发誓说:“生则同川居,死则同谷葬”。族人称赞昭祖“勇石鲁”,称赞石鲁“贤石鲁”。金昭祖和石鲁是连襟,当初,乌萨札部族有一超群美女名叫敌悔,住在靑岭(张广才岭)以东,被混同江束水人抢去,作头领的二房妻,生了二个其貌俊俏绝伦的女儿,老大叫达回、老二叫滓赛。昭祖与石鲁得知二女貌美无比,就在一起合计,如何夺到手,于是就策划制定了一个计策。他们率士兵埋伏靑岭右侧,然后命令士兵用野猪油浸泡过的棉絮安在箭头上,点燃棉絮,向束水人居寨万箭齐射。束水人一见居寨到处突然着起大火,十分奇怪,哪有救火心思,只顾逃命要紧。过了很久,不见居寨有动静,束水人陆续又回到居寨。这时昭祖、石鲁及众士兵,迅速冲进居寨,凡是能拿走的资产尽皆拿走。同时将达回、滓赛虏回。昭祖纳达回为妾,石鲁纳滓赛为妾。由于昭祖和石鲁想事常常不谋而合,细密深透,干事又果敢机敏,因而昭祖赠石鲁为开府仪同三司(一品官员)邢国公(按希尹平反后品级爵位追赠)。

其祖父完颜劾孙(滓赛所生),辅佐景祖(昭祖三子,达回所生)乌古乃,后被金国追赠为开府仪同三司、戴(代)国公(从一品),(按欢都被追封的爵位追赠)。

其父完颜欢都,辅佐世祖、肃宗、穆宗、康宗4君,正所谓4朝元老,功高盖世。从辅佐世祖勃极烈开始,戎马匆匆40年,征伐激战,历经无数次大小战事。每每用兵神出鬼没,遇有敌情用谋在先,大义为重,掌握战争主动权。创造了许多出奇制胜,以少胜多战争范例,被誉为常胜将军。深得勃极烈赏识、信赖和重用,把他视为知己和生死兄弟,常说:“吾有欢都,何事不成”。

肃宗时期,欢都是一号近僚,贴心重臣。凡有重大国事肃宗都要虚心征得欢都建议和意见,然后才能实施。

穆宗继位后,同辽国作战已到胶着状态,穆宗将战争中一切决策权指挥权,全部专门委托给欢都全权掌理。

康宗接任期间,对欢都视为长者和功臣,十分尊重和爱戴,并给予特殊待遇和格外照顾,让欢都愉快度过晚年。欢都去世后追赠为开府仪同三司戴国公。

完颜希尹17岁后,显露出文武奇才的本领,文能通晓契丹语、汉语、女真语,武能拉硬弓、骑烈马、精通刀矛叉戟、常常呼鹿、搏熊、射虎。为人威仪凛然、刚直不阿,完颜希尹大仁守信、重德行善、意志坚定、善于学习,取人之长,补己之短。他和他的家族先辈们一样,在为摆脱辽国的压榨和欺凌,争取女真族独立自由解放的斗争中,进行了前仆后继的战斗。从配合太祖阿骨打开始,就身临险境与辽国展开了斗智斗勇殊死搏斗,他用睿智、勇敢、果断、缜密的胸襟,不仅一次次化险为夷,而且养精蓄锐,后续强势反击,经过艰苦卓绝的反复战斗,终于击败辽国,为大金国立下了数不胜数的卓越战功。

戎马生涯及晚年冤屈

  在辽国鼎盛时期,派出银牌使者(相当于钦差大臣),到金国女真族传达辽主的圣意,向金国索要未出嫁的美女,每年一次。后来,络绎不绝派出使者,以大欺小,恃强凌弱,既要海冬青(特大号的一种鹰,形如大雕,在草原这种鹰经过“熬制”培训,悉听主人指令,既可以攻击飞禽走兽,又可以传达信函),又要美女,还要长得漂亮,不分官吏和百姓、不分有夫无夫、不分姑娘媳妇,一律索要到辽国任意享用。女真族人的怨恨、愤怒、辛酸、苦难日益加深,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,由此产生了灭辽的决心。

辽国道宗末年,阿古打进入女真族最高政权阶层,完颜希尹跟随左右。一次完颜希尹陪伴阿骨打与辽主的贵人做“双陆”游戏,辽贵人投骰子输了,然后(妄行马不按规矩走马)玩赖,阿骨打不吃那一套,一时激动险些酿成人命。阿骨打大怒之下,拔出腰刀欲要刺杀辽贵人,希尹站在旁边,急忙用手握住阿骨打刀鞘,阿骨打只得刀柄,紧接着阿骨打手握柄头刺向辽贵人胸膛,辽贵人受轻伤,未危及生命。辽道宗龙颜大怒,左右侍臣有说坚决杀掉,多数人晓之以理不主张杀掉。最后辽道宗说:“我们一项以信义对待远方客人,决不能因意外事件杀掉客人,失掉信义”。阿骨打多亏完颜希尹机智及时拦阻,否则,命归黄泉必死无疑。

面对辽国的欺压,完颜阿骨打愤恨之情与日俱增,完颜希尹亦有同感。希尹这时虽然很年青,但深得阿骨打的信任和依赖,把他作为军中极为重要谋主,凡军机大事希尹参与决策。这时候的女真族活动,都在辽国眼线监督之下,商讨大事必须秘密进行。太祖阿骨打借移赖河部、长神徒门家里举行葬礼活动之机,与明肃公完颜宗干、秦王宗翰、希尹共同商定征伐辽国相关事务。战略决策一经制定,从此拉开了金国攻击辽国的战争序幕。希尹或随太祖阿骨打,或随国相撒改,或亲自率领诸将征战。不管战斗规模大小,每次希尹面临战况,都有办法取得胜利,被称为常胜将军,完颜希尹的名字在女真族已是家喻户晓。

辽国天庆4年(1114),完颜阿骨打欲兴重兵攻打辽国,但是必须做好各种准备工作。既要打造兵器、战车、筹措兵源粮草,又要修建好城堡,防备辽国偷袭和端老窝。辽国得知金国要进攻他们,也进行了多路防备,重点在宁江州(今吉林省扶余县伯都讷古城)设防。阿骨打先发制人,云集女真所有部落全部军马2千余骑,向辽国开始了反抗被压迫被奴役的战斗。这时的辽主天祚帝正在庆州(今内蒙古巴林右旗西北察哈木伦河源之白塔子)秋山狩猎射鹿,传令兵来报,女真族犯我边境,开始进攻。天祚帝听到战报,全然没当回事,命令北枢密院付东京兵马都部署司量派渤海子弟1千人,以海州(今辽宁省海城县)刺使高仙寿为统领官,支援宁江州。

刚开始,女真有兵器无铠甲,御敌吃亏。辽军中有率众叛逃者,闯入女真国境,被女真一个酋长擒获,获得铠甲500。也就是从那时起,女真才给部队装备铠甲,其实女真部队有骑兵不过千余。

女真攻击大辽的战斗爆发在秋冬间。萧瑟秋风,枯草摇曳,广袤松辽平原一派凄黄凋零。希尹奉阿骨打之命前去结交松江、奚人、铁骊、兀惹各部族。铁骊长夺斋同意与女真人签订结盟合约。待希尹返回途中,女真铁骑已经包围了宁江州。阿骨打命令希尹军队马上填平沟堑为大部队顺利向前推进扫清障碍。在庆州东部,女真军队势如破竹,一举打败渤海子弟,一半阵亡,一半被擒,无一幸免。10月,女真又一次攻破宁江州,无论男女老幼悉数杀光。获铠甲和战马各3000。阿骨打率领部队紧追逃跑中的辽将耶律谢十,并将其射死,顿时女真将士信心勇气倍增,一往无前。余下敌人拼命狂奔逃命,在逃跑中,前边的人摔倒了,没来得及起来,就被后边的人连续踩着身体一命呜呼,相互践踏的死者达到十之七八。

初战取得的胜利,极大鼓舞了女真人的斗志。国相完颜撒改琢磨着,应当让阿骨打称帝,名正言顺成立女真国,以树立女真大旗。他在外地率兵驻扎,直接找阿骨打路远要费时日,指派儿子完颜宗翰与完颜希尹一同到阿骨打住处,祝贺战斗大捷,祝贺阿骨打英明指挥。同时劝阿骨打称帝,阿骨打思虑再三没有立刻答应。

再说辽主天祚帝,在秋山狩猎完毕,紧接着赶赴显州(今辽宁省北镇西南)的冬山继续狩猎射虎。听到奏报女真已攻陷宁江州,只好中途停下来,派守司空殿前都点检萧嗣光,任北路都统,静江军节度使萧挞不也任副都统,派契丹、奚军千骑,中京(今内蒙古宁城西大明城)禁军3千,另选各路武勇功夫之人贾延等300猛士,以中京诸路虞侯安州防御史崔公义任都管押侍卫,控鹤都指挥使高州刺史邢颖任副侍卫,到出河店(今吉林省农安县北二泡子古城)驻兵。

完颜希尹统帅一路兵马,在11月参加了这次出河店战役。辽都统控鹤都指挥使高州刺史邢颖任副侍卫统领号称10万之众的兵马驻扎于鸭子河北,出河店一带。阿骨打率铠甲壮士3700人,潜渡松花江,隐蔽前行,攻其不备。辽诸路军马还没来得及摆开阵势,就被阿骨打军冲杀得七零八落,尸横遍野。到处是残尸、军车、器械、粮草、牛羊、金帛等,所有这些全都丢弃给了女真人。

阿骨打的四弟吴乞买、国相撒改、阿离合懑、蒲家奴、宗翰等人,趁此族人热望,极力劝说阿骨打称帝。阿骨打在众人的一再劝进和拥戴下,于收国元年(1115)正月,即位称帝,国号“大金”,都上京会宁府(今黑龙江省阿城南)。

就在女真人建立“大金”的同时,辽国都统讹里朵率20万骑兵,7万步兵,以戍边为由,大军压境,向女真族发起了攻击。女真感到势单力孤,不敌辽军。女真有人提出诈降,多数人附和,唯有大酋宗翰、希尹、娄室认为不可,言说:“我杀辽人已多,降必被剿,不如以死拒之”。这时的女真只有3000兵马。这点兵马与大辽相比,不值一提,可就是这3000精兵,在近年的战斗中,积累了实战经验,改善了装备,在宗翰、希尹等诸将率领下,巧战奇战,以少胜多,出奇制胜。打得大辽20多万军队晕头转向,被动挨打却找不着攻击目标。在达鲁古城一战辽兵遭到了惨败,只好撤回辽国。

在以后的灭辽战争中,命完颜希尹为先锋官。希尹率领女真兵马,所向披靡,攻无不克,战无不胜。引兵一直进入新川州,辽节度使王丛辅见势不妙,领兵投降。希尹率兵攻克辽东京(今辽宁省辽阳市)和上京。和尚、雅里斯放弃中京(今内蒙古自治区宁城区)逃跑,希尹与迪古乃、娄室、余睹穷追不舍,辽将迪六听说希尹兵又至,闻风丧胆,吓得落荒而逃。希尹招降安抚附近的大众,而后凯旋而归。奚人部落大酋落虎来到希尹处投降,希尹说服落虎,让他说服父亲辽西节度使讹里刺率部来降。讹里刺在儿子的劝说下,又加之了解完颜希尹为人,所以诚心率部投降到希尹帐下。

女真屡次挫败辽兵,消息传到大宋,受辽多年欺压的宋朝想借女真的力量收复失地幽州和云州。

大宋政和7年(1117),宋朝想派遣使者,到女真议事,欲结盟夹攻大辽,收回幽、云两处故地。

大宋政和8农历8月初4,宋徽宗委派马政、呼延庆、高药师为联络官,从山东登州乘船渡海驶达北岸,刚下船上岸登陆,就被女真巡逻兵逮住,把他们所带物品全部抢去,并要将他们全部杀掉。高药师一见情况不妙,再三说明原委来意,语言恳切实在。巡逻兵感到杀不得,所以将他们用绳子五花大绑,光留两条腿走路,押解着前行。马政等被绑着行走路过10余个州,3000余里路,才到女真大酋所居住的阿芝川,会见宗翰、宗望与完颜希尹3酋,向他们递交了国书,并把北珠、生金、貂革、人参、松子做为见面礼,献于3酋,同时共同商议策划征伐大辽事项。阿骨打与宗翰、宗望、希尹单独在一起商量数日,未把结果告之马政。同马政一起来的登州小校王美、刘亮等6人,只好先行复命,于农历12月初2,返回登州,到达京师。

宣和元年(1119)农历1225,呼延庆在女真,数度求见阿骨打,一再说明夹攻大辽的好处。而阿骨打、宗翰、希尹也多次商议,认为暂时不答复大宋,并决定让呼延庆回宋。在给呼延庆送行时,希尹说到:“你们跨海和我们求好,不是我们本心。共议夹攻,不是我们求你们,而是你们再三求我们。我们女真立国后,已经连获大辽数郡,其它州郡,也是我们囊中之物,不日既可攻克。你回去后见到皇帝,他果真要和我们结好,到那时我们在共同研究灭掉辽国”。

天辅6年(11222月,完颜希尹在北安(今河北承德市)附近驻军。他在这里俘获了辽天祚帝第四子,辽护卫习泥烈,知道了辽主天祚帝在鸳鸯泺(今河北省张北县)狩猎游乐,不理朝政。天祚因子晋王,聪明贤达,善良宽厚,在辽国很有名望,而被天祚帝嫉妒、厌恶,并被天祚帝杀死。辽主骨肉相残,众叛亲离。这时的辽天祚,虽然有西北、西南两路兵马,却是老弱病残之军。希尹率兵攻打,辽军不堪一击,辽主率兵远逃。宗翰在五院司袭击辽主,希尹率先头小分队,仅率八骑脱离大部队,奋力追击,一天当中三次打败辽军。投降兵有个叫麻吉的说:“辽主在沙漠地带”,希尹率兵一路追杀过去,辽兵丢弃掉军用器械、粮草、营帐,向西京(今山西省大同市)逃窜,希尹追到乙室部没见到辽主踪影,之后返回。

阿骨打胞弟完颜杲,派希尹协同诸位将领向太祖阿骨打奏捷。阿骨打因希尹伐辽以来战功卓着,赏赐他各种金器、丝织品若干。

同年,北宋徽宗皇帝遣派国信使赵良嗣、国信副使周仲武来到金国,提出增加进贡岁币,以代替燕税,并且商议北宋与金人的疆界、西京等事。全部由希尹接待和主谈。

天辅7年(1123)金太祖阿骨打临终前,嘱托儿子子固,要向对待我那样对待希尹,要多加爱护,不可造次。

保大4年(1124),辽主天祚帝,获得耶律大石兵回来,又得阴山鞑靼、蒙古斯之兵,自以为老天相助。蓄谋再次出兵收回燕州和云州。耶律大石大声吼叫说:“你向来出兵,不做准备,以致所得汉人领土全部为金人所有。现在国力日渐衰弱,再要开战,纯属胡闹。养兵要待时而动,不能轻举妄动”。天祚帝大怒而不听,然后率诸路军马,乘宗翰部队回归间隙,兵出夹山(今内蒙古呼和浩特西部),下渔阳岭,攻取了天德军和东胜、宁边、云内等州,又南下武州,遭遇了希尹军恶战,战场在辽遏水。希尹率山西汉人兵为前躯,以金国兵千余骑埋伏在山间,辽兵得知是希尹军,惊愕之余全部溃败,天祚帝逃奔至山金司。小胡虏秘密派人报告了宗翰。希尹派娄室孛堇领500骑兵猛烈追杀,势如破竹,锐不可当,生擒辽主天祚帝。从此辽国灭亡。希尹提升为先锋经略使。待宗翰入朝,希尹代理西南、西北两路都统。

当初西夏人曾于大辽互为援军,他们占据天德(今内蒙古自治区萨拉旗北)、云中6馆(指阴山以南,今内蒙古、山西一带)等地,并招纳被女真人俘获的奚人、契丹人。当时女真正全力灭辽,暂时把西夏放在一边。后来夏国受到宋朝侵扰,向金人求援,他们送信给希尹,说金国失信,言词很不恭敬。希尹给他们回信,斥责西夏人无理,并索要被他们招去的人。夏人再次往后拖延,直到北宋灭亡,张邦昌立国号“大楚”,划黄河为界,才收回原来疆域和被返还的官民和土地。希尹由先锋经略使提为元帅右监军。当时希尹得知,西夏人以接受盟约,耶律大石另立国家,历史上称为“西辽”。西辽给当初和辽国结盟的部族将领斥责书,言说他们违背盟约。西辽大军所到之处抢夺财务,奸淫妇女。完颜希尹上奏道:“听说西夏派人与耶律大石相约,要取山西诸部,以臣看来,夏盟不可信”,皇上说:“西夏之事应斟酌处理,军队入境的信不知真否,大石合谋,不可不察,应严加防备。”

说尹都谋反,希尹自云中(今山西大同)听到这个消息,建议皇上说:“惩元凶以理服人,从者不予问罪”。

年底金兵在灭辽后要饮马长城问鼎中原,南下大举攻取宋朝。金军兵分两路:东路军由完颜宗望统领进攻燕京,西路军由完颜宗翰统领进攻太原。当时完颜希尹在西路军中。

女真当时的木舟,长可8尺,形如梭,俗称“梭船”,有一只浆,只能捕鱼。后来希尹收降懂得造船的南人,才开始仿造大宋船,用来运粮载人。

完颜希尹与左副元帅宗翰向河东(今山西省)进军,大军所到城邑、关口遇有抵抗者马上攻下城邑关口,悉数杀死,无有生还,或“焚烧罄尽”,偶遇投降者则安抚,并分派诸路将领击败宋国各路援军。第二年,再次举兵攻打宋朝。攻克汴梁,各路金兵将帅先掠夺奇珍异宝,唯有完颜希尹先取大宋书籍、图画。等到回金奏捷时,太宗皇帝以功嘉奖完颜希尹,赏赐“铁卷”,表示对完颜希尹格外宠信和厚爱,并且享有“除常赦不原之罪,余释不问”的特权。

宗翰占领太原,宗望占领真定西南部后,两酋共同议定攻破开封府事宜。右监军完颜希尹说:“今河东已得太原,河北已得真定,两者当然是两河的领袖。乘此之劳,一鼓作气,可先取两河,若攻下两河,再图攻取东京(宋都,即北宋京城汴京,今河南开封市),为时不算晚。今若放弃两河,先攻东京,恐有不利,到那时两河得不到,还要伤人伤财。兼太子(指右副元帅宗望,女真名斡离不)昨已到京,不能硬取”。宗望(斡离不)不语,宗翰(粘罕)大怒而起,用手把貂帽猛的摔在地上,对各位大酋说:“东京,中国之根本。我怕的是得不到东京,两河又得而复失。若得到东京,两河则不攻自破。以往东京没得到手,是因为我不在。今天我们要实施攻击,得东京必能成功”。忽然又抬起右手向空中一挥,说:“我今天若取得东京,如抬臂用手拿东西一样容易”。宗望表示同意,其他各酋再不敢阻拦,南征之计就这样决定下来(《大金国志》)。

建炎元年(11275月,徽宗第九子康王赵构在南京(今河南商丘)即位称帝。

金军以8万精兵再次渡过黄河,往南进发,进攻大宋。59日,宗翰命令士兵烧毁所有西京庐舍,押着无家可归的难民北去。整个中原大地,“白骨露旷野,千里无鸡鸣”。当时,希尹、余睹等将领正屯兵于河南白马寺、白马坡、河清、长源等处。在攻战澶濮、北京大名各城时,无辜生灵死于非命,数不胜数。军队临时驻扎在东平时,完颜希尹劝宗翰说:“此次兴兵只为讨伐赵构,为什么要滥杀无辜呢?”此后,破城所获俘虏许多被释放了。金人攻同洲,兵临城下,宋守城官周良,为免遭一城生灵涂炭,“愿以城投降,保一城人平安”,金人允许。周良出城向金人跪拜请降。

建炎2年正月初9,希尹驻西京。而后屯兵河阳,等待韩世忠大军。秋天到了,宗翰留希尹、余睹守云中,率众继续向南进攻大宋。军队走到淮阳后,派精兵过淮河,希尹与宗翰追击宋高宗一直到扬州,赵构仅以轻舟渡江逃跑。金大军返回云中,完颜希尹回燕京,就任右副元帅。之后,完颜希尹与宗翰再次商讨南犯大宋之策。

原来大金降将耶律余睹(契丹人)是暂时降金,身为金西路军右监军官职,可久久未得到升迁,心里不是滋味,觉得堵的荒,情绪变化很大。余睹军中合董,丢失金牌,金人怀疑耶律余睹与耶律大石有勾结,因此金人将余睹之妻押为人质,从此余睹开始生出反叛之心。

燕京统军都是契丹人,余睹估计,要在云中诛杀西军,应尽所能相约云中、河东、河北、燕京郡守的契丹人、汉族兵,下令诛杀在军中的女真官员。当时完颜希尹为西监军,9月初7,自云中来燕京,刚一听到这件事他还不信。他与翻译那也往回行数百里,那也见到有两骑,奔驰甚急,急忙上前问道:你们见到监军没有?二人回答不认识西监军。那也又问,你二人叫什么名字?二人回答说:余睹部下。那也追上希尹说:“刚才两个契丹人说是余睹部下,并说在西京不认识监军,看来一定有阴谋”。希尹与那也马上回马追上那两人。经审查盘问,那二人战战兢兢,十分害怕,语无伦次。在他们的靴子里搜出元帅右监军耶律余睹反信一封。信中与辽统军都监燕京统军使萧高六相约,于99在宗翰和左副元帅宗辅外出打猎时,事先在猎场周围埋伏兵将,发动叛乱。完颜希尹骑马疾行报告二位元帅。二位元帅马上捉拿萧高六进行审问,萧高六全部招供。完颜希尹又马不停蹄一日到达燕京,统军前来拜见,希尹命士兵把他绑上,然后以参与谋反罪将其杀掉。第二天,希尹又到云中,把那些参与谋反的人,不分远近亲疏一律诛杀。随后,希尹派兵追捕耶律余睹,余睹察觉,其父子以游猎为名,逃入夏国。夏国问余睹有多少兵马,余睹回答有亲兵二三百人,夏国不留他,他又投向鞑靼。鞑靼事先以领受完颜希尹之命,鞑靼首领假意出面迎接,来到大帐中后,潜伏在四周的士兵一举将余睹父子拿下。鞑靼首领善于射箭,拿余睹父子当靶子射杀。鞑靼人用匣子装上余睹父子首级向完颜希尹献上。参与此次叛乱的上百人,被完颜希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擒拿,希尹在全部剿杀余睹残党的同时,还把宗翰的次室萧氏擒而杀之。希尹回到燕山,向宗翰请罪说:“萧氏本契丹人元妃,与兄实乃仇人,我实在不得已而为之。她平时忍死来侍奉兄长,就等这一天哪。我见对兄不利。兄横行于天下,万夫莫当,而此人于帷幄之间,可以寸刃害兄于不测矣。适当预防。今至此,为爱护兄长,已擅杀之。”宗翰站立起来,向完颜希尹鞠而谢之,而后声泪俱下。

攻取大宋之事仍不能有结果,完颜希尹与宗翰一同回朝。皇上授予完颜希尹尚书左丞相兼侍中,加封开府仪同三司,仍为元帅右监军。

就在完颜希尹授加封后,蒙古人开始侵扰边境,完颜希尹同太师宗磐奉旨讨伐。出发前,天子命令太傅,如果获得蒙古人大牲畜就留作边防用。希尹遵旨行事。宗磐却将所获全部赏给了将士,并且一点也不平均。太傅宗干认为这样做不对,宗磐听到后,怀疑完颜希尹篡改圣旨,在熙宗面前公开狡辩。完颜希尹给皇帝熙宗上表陈奏请求告老还乡,熙宗没有马上答应他,太傅向熙宗进言说,希尹自祖辈就辅佐皇室,今日请求告老还乡是他怕遭谗言获罪,熙宗心知肚明没有批准他的请求。

天会8年(1131)谙班勃极烈(相当于皇太子)完颜杲去世,太宗立皇储,犹豫许久没有决断。天会10年,熙宗继父太傅完颜宗干密令左、右元帅与希尹回朝。左副元帅宗翰、右副元帅宗辅、左监军完颜希尹与宗干共同商议道:“谙班勃极烈虚位已久,今不早定恐受非其人。合刺(也叫,后来的熙宗皇帝)先帝嫡孙,当立。”紧接着他们向太宗再三建议,推荐合刺,太宗应允。于4月下诏。诏书上这样写道:“尔为太祖之嫡孙,故命尔为谙班勃极烈”。13年(1135)正月,太宗驾崩。之后,合刺即位,称熙宗皇帝(在位14年,11351149)。这时的完颜希尹为元帅府右监军尚书左丞相。

天眷元年(1138)左丞相完颜希尹被罢官。

第二年,定官制:设官、分职、创制立法。

宗翰死后(死因、时间查无史料),当时高层夺权斗争矛头转向完颜希尹,在平定西北蒙古侵边之后,先是宗磐说希尹假传圣旨,随后又指使人控告希尹贪污缴获蒙古人的牲畜,结果查无实据,最后还是把从一品的左丞相希尹,贬为正三品的兴中尹派往中京。

这时,宗磐与新提上来的合刺亲叔父宗隽(代为左丞相)又勾结起来,宗磐自认为本来是有希望继承太宗当皇帝的,只为宗翰、希尹的主意而没当成,所以整宗翰和希尹是不遗余力的。宗磐本名蒲路虎,《松漠纪闻》中记载他在汉地做官时的一件趣闻。一些人欠了一个老和尚的债,赖账不还,和尚向蒲路虎告状,因蒲路虎不懂汉语,赖账诸人买通了翻译。结果翻译把和尚的诉状翻译作,这位僧人想自焚上西天见佛祖,请老爷准许。蒲路虎点头说:“塞痕,塞痕(好好)。”于是众赖账人把老僧簇拥出去,架火焚死。似这样一个在汉族地区做官,却不肯学习汉语的女真贵族,怎么能看得惯金熙宗及其周围那些汉人做派。因此(熙宗)要消灭的下一个目标,便是宗磐一伙了。

然而这批汉族文人尽管能策划阴谋,手里却没有掌握武力,他们感到力量空虚,于是又想到熟悉汉文化,能文能武的希尹,“天眷二年正月兴中尹完颜希尹复为尚书左丞相兼侍中.(《金史.熙宗本纪》)

6月,发生了吴十谋反事件,牵连到宗磐,(史书对如何牵连并无记载,)只是在吴十伏诛八天后,《金史》记载韩向熙宗讲周公辅佐成王,杀其兄管、蔡的故事。熙宗说:“后世疑周公杀其兄,以朕观之,为社稷大计,亦不当非也。”这明明是调唆熙宗借吴十之事,杀宗磐、宗。接着就记七月辛巳,宁国王宗磐、兖国王宗隽谋反、伏诛。这次杀宗磐、宗隽,希尹参与谋划,并动用了自己的亲兵,包括其第三子挞挞。早朝时埋伏在朝堂内,在宗磐、宗隽毫无防备的情况下,突起捉之,宗磐身高力大,是挞挞亲手擒住的,为此熙宗赏他个明威将军。据《松漠纪闻》记载,刚接近成年的挞挞却因为参与了这场阴谋屠杀,而精神受到刺激,换了失眠症,临死前还看到宗磐来找他。这从侧面说明宗磐是个冤魂,这是一起冤案。

这一案几乎牵连了太宗吴乞买的大部分子孙,在南宋洪迈的容斋三笔中记有此事,“绍兴庚申(1139),虏主诛宗室七十二王。韩作诏,略云‘周行管叔之诛,汉致燕王之辟,古不为非。……’”。

此案也牵连到皇叔祖挞懒,先是解除了他左副元帅的军权,任命他做行台左丞相,即管理占领区的最高行政官员。接着就派兀术杀了他一家三百余口。挞懒临刑尝谓兀术曰:“我开国起义之功臣也,尔我之功,固有间(距离)矣。今小尊在上,听任谗邪,杀戮股肱,我恨图之晚也。我死之后,或必及尔,请速图之,无效我辈。”兀术俯首无语。

这次杀戮,熙宗充分利用了希尹与宗磐、宗隽的矛盾,事后即以宗隽的陈王转封希尹,其实这种做法是不合理的。很明显是想把杀七十二王的责任转嫁给希尹,所以当时也有希尹不动声色,一日而杀七十二王的说法。其实杀谁不杀谁都是熙宗与韩昉等人定好的,希尹只是执行者而已。

此一案杀了太宗大部分子孙,剩下几个又被熙宗的后任海陵王找个理由杀掉了。希尹因此虽受到了非皇族封王(陈王)的特赏,但其不动声色除去七十二王及其儿子,勇敢搏杀也给熙宗留下了可畏的印象,终于在一年以后把希尹连同未成年的儿子一起杀掉了。

9月太祖阿骨打4儿子完颜宗弼(就是金兀术),攻打宋朝南部回朝。此时熙宗巡幸燕京。过了10天,众官在燕都檀州门里宗弼的住宅,为其继续出征饯行,熙宗首先起立倡酒饮之,在众官酒足饭饱各自归去后,唯有希尹独自一人未走。他已酒喝多了,出现醉态。去啮着宗弼的头(女真风俗,啮首耳以示亲昵。《金节要》说:“君臣晏然之际,携手握臂,咬头扭耳。”),兀术躲避,希尹说:“尔鼠辈,岂容我啮哉?”(此时希尹感到,在你阿骨打家我经常出入,你兀术还是小毛孩子,常常抱你咬你头扭你耳朵,并把你叫小耗子。“现在你这小耗子成了大元帅,再也不容许我啮你首扭你耳朵了吧。”)紧接着希尹又说:“汝之军马能有几何?天下之兵皆我兵也”。这时兀术假装醉了上厕所,出去后骑上马,去找秦国王宗干说:“兄援我!”秦国王与希尹从来关系很好,替希尹遮掩说:“兀室实有酒,岂可信哉?”兀术未言语,回去睡觉了。第二天早晨,兀术以辞别皇后为名,泣告皇后裴满氏如前,裴满氏说:“叔且行,容禀奏帝耳”。兀术走后,皇后裴满氏将此事添油加醋密奏熙宗。就在兀术启行第四天,到达中都(今北京河北一带)良乡县,熙宗派兀术亲弟,燕京留守纪王阿鲁,连夜将兀术追回。兀术密奏。熙宗说:“希尹有叛国之罪”。熙宗又把宗干招呼来说希尹有罪。宗干劝说道,希尹自太祖太宗起就有功于朝,并且在希尹的支持和坚持下,你才能被立为谙班勃极烈,才能有今天,请求圣上宽恕。熙宗勃然大怒,拔出宝剑斥责宗干,开口道:“朕欲诛老贼久矣,奈秦国王方便援之至此。自山后沿路崎岖险阻,如今朕居止善好处,自作捺钵,凡我骨肉不附已者必诬而去之,自任其腹心于要务之权,此奸诈之萌,惟尊叔自裁之!”当天夜里,兀术诈称有密诏“入希尹所居宅第,执而数之,赐死”。连同希尹的两个儿子把答、漫带以及右丞相契丹人萧庆并儿子同时被株连处死。希尹另外4个儿子卧鲁南、撒瀛虚、哥蒙铁、哥滋因希尹罪在别处受诛,诸孙得到宽恕。(见《金史辑佚》1920页,《建炎以来系年要录》、《三朝北盟会编》与此基本相同)赐死希尹的罪名是:希尹阴谋地以军旅之功,跻身于宰辅之列,他“阴险愎忍,出于天资,藐视同僚,事辄异论,密植党羽,肆为诞谩。外擅国家之利,内睽骨肉之恩。帅臣密奏。奸状已萌。心在无君,言亦无道。时熙宗无子,嫉希尹以此谮之”。(节录自《金节要》金史佚文64页)

希尹非为皇帝完颜氏宗室,但以军功世代显赫。辅佐天子治国孜孜不倦,知无不为。自裴满氏从天眷六年(1138)立为皇后,以巧慧迷惑熙宗,多次干预朝政。希尹阻塞遏止了皇后的权利欲。皇后不听劝诫,一意孤行,后因干预朝政被熙宗手刃。希尹是裴满氏施展阴谋手段而冤死的。熙宗在希尹冤死后第三年,一天他突然向身边的大臣宗宪说:“希尹有功于国,无罪而死,朕将录用其孙如何?”宗宪回答说:“陛下深念希尹,录用其孙,幸甚。若不先明死者无罪,生者何由得仕。”熙宗说:“卿言是也。”于是当天就恢复了希尹官爵,用其孙守道为应奉翰林文字。赠希尹仪同三司,邢国公,改葬之(见金史《宗宪传》与《希尹传》)。由此可见,此事一直压在熙宗心头,受良心谴责。希尹死后三年的改葬地,就在舒兰小城的乾山,称为完颜希尹家族墓地。

 

 

 

创制女真文字

《金史完颜希尹传》云“金人初无文字,国势日强,与邻国交好,乃用契丹文字,太祖命希尹撰本国字,备制度。希尹乃依仿汉字,因契丹字制度,合本国语,制女直(真)字”(金史1684页)。

女真族自古以来没有文字,在古老的口头流传的史诗《乌布西奔妈妈》中说:乌布西奔大萨满向九九八十一个小萨满传授神谕,众萨满怕忘记,各自创造了一些符号,画虫画鸟画飞鱼,每个符号都能让他们想起一件事,或一段话,他们把符号分别记在树皮、树叶和草叶上。这些符号,只有创造它们的萨满懂得,称为“秘语”。(见富育光《萨满教与神话》202页)秘语只是在女真萨满中世代相传,并没有发展成为以象形为基础的汉字。汉字的创造是当时奴隶制国家的需要。

同样,在女真人建立起金国以后,特别是当金与辽,以及后来的宋成为对等关系后,外交往来中,更显出语言文字的重要性。且看《金史》中一次起草国书的记载:天辅三年六月,辽派太傅习尼烈送来国书“文不称兄,不称大金,称南怀国。”太祖不受,使宗翰、宗雄、宗干、希尹商定册文义指(内容),杨朴润色(语言加工),胡十答、阿撒、高庆裔译契丹字(《金史》1881页)。

尽管当时已有契丹字、汉字可供使用,但民族自尊使他们觉得不光彩。

金太祖究竟何时让希尹创制女真文字,史无记载,但在太祖心目中,完颜希尹一定是掌握契丹和汉语言文字程度最高的女真知识分子,才会把这个重任交给他。

按照现代人的做法,完成这么个一个系统工程,必须抽人员,成立个机构才行。推想当年希尹也一定会选一些女真、契丹、汉族的知识分子来从事这项工作,哪怕是在俘虏中挑选也行,这里面就有女真知识分子叶鲁(耶鲁)在内。不然《金史》就不会在太宗天会三年(即公元1125年)特别提到“召叶鲁赴京教授女真字。”(《金史》第二次提到叶鲁是七十年后,讨论要不要他同希尹一起因造字之功从祀孔庙。)

完颜希尹创造的女真大字,是在天辅三年八月最后定稿的,距前面说的起草国书仅两个月,可见当时女真字已基本成形,只是还不完善。为慎重起见,终于没用而已。女真文字八月正式向全国颁行,为此“太祖嘉悦,赐(希尹)袭衣御马。”(碑)

女真字颁布以后,立即在金国组织学习,并把曾参与研制女真字的耶鲁从前线调回教授年幼的宗室弟子。

从《金史》纥石烈良弼传中可以看到,当时推广女真文字的一般情况与人们对希尹的崇拜:“天会中,选诸路女真字学生送京师,良弼与纳合椿年童卯,俱在选中”。是时希尹为丞相,以事如外郡,良弼遇之途中,望见之,叹道:“吾辈学丞相文字,千里来京师,因当一见。”乃入传舍(供官员外出途中的“宾馆”)求见,拜于堂下。希尹问曰:‘此何儿也?良弼自赞曰:‘有司所荐学丞相文字者也。’希尹大喜,问所学,良弼应对无惧色。希尹曰:‘此子他日必为国之令器。’留之数日。年十四为北京教授,学徒常三百人,时人为之语曰:‘前有谷神(希尹),后有娄室(良弼本名)……’时学希尹之业者称之第一。”

希尹造字不仅在当时受人敬仰,而且在他死后半个世纪的明昌年(1194)又被重新提起。

“陈言者谓‘叶鲁、谷神二贤创制女真文字,乞各封赠名爵,建立寺庙,令女真,汉人诸生随拜孔子之后拜之。’有司谓叶鲁难以致祭,金源君贞宪王谷神则既以配享太庙矣,亦难特立庙也。有指令再议之。……遂诏令依仓颉立庙至例,官为立庙于上京纳里浑庄,委本路官一员与本千户春秋致祭,所用之物从官给之”(见《金史.礼志》)

金熙宗天眷元年(1138)正月又向全国颁女真小字。此时未公布创制者之名。当时希尹已任左丞相,虽未参与研制,参与审定是在职权范围之内的。事过八年,即皇统五年(1145)五月,史书载“初用御制小字”,才公开小字是由熙宗创制的。从这时起才有了女真文字之谜。

但是为什么便于拼写的女真小字虽然经过推广,却较女真大字更早的退出历史舞台了呢?

这是因为女真文字是为官方文书而创造的。只要女真政权存在或政权已亡,女真族仍需与后来的中央政府交往而继续使用。女真小字看起立在拼写方面犹如汉字的行草书,便于女真族内部平时交流使用,但也只能在少数能掌握女真文字的人中使用。其使用人数无疑是很少的。

而且,就在女真小字颁布推行时,金国的疆域已扩大到淮河以北的半个中国。能够使用女真小字的人,必然要分散到全国各地去做官。而到金主亮迁都燕京以后,女真族除少数留守者外,都进入了汉族和能使用汉语的原契丹人的地区。

从前以狩猎为主惯居于山林的女真人,面临无数前所未接触过的新事物,原有的语言文字已不够用,是创造女真语新词新字,还是沿用汉人、契丹人共识的汉文字,这将是金国政权面临的抉择。面对着渊深的先进的汉文化,面对着人数众多的汉族官员和百姓,金国一定会像清初的政府一样,一面想极力保存自己的语言文字,另一面又不得不承认现实,以比女真字完备的汉字做为自己的施政工具。而女真大小字则逐步转变为只在女真族聚居的范围内应用。

就在金颁布女真大字五十年后,为纪念这位女真大字的创造者完颜希尹立碑的时候,就已经全部使用汉字书写了。迄今为止,只在其昭勇大将军的墓碣上看到两行女真大字。这是因为女真大字像汉字的楷书一样,是在郑重的场合使用的文字,可刻到碑上,写到官文书上的文字。而女真小字尽管当时还有人使用,却无法保留下来,因此长期不为人知。

女真人在劳作中创造的,经过完颜希尹归纳整理升华为规范化、系统化的,具有民族特色的女真大字,是完颜希尹对我国民族语言文化的一大贡献。

上一篇:舒兰皮影
下一篇:鳇 鱼 圈
版权所有: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吉林省舒兰市委员会办公室 许可证号:吉ICP备12001809号-1
地址:吉林省吉林市舒兰市政府办公楼605室 联系电话:0432-68260091 Email:287979646@qq.com
策划:王国忠 主编:何庆阳 姜宝强 制作团队: 王喜元(后台程序) 刘伯仲(页面美工) 李春林(网页制作)
Copyright(c)2011-2020 slslhx.com Incorporated. All rights reserved.